永恒的“青州”記憶

2020-10-06作者:李會平

每個時代都有它獨特的印記,煙標也可以成為一段回憶的載體。

在我的腦海中,時常會浮現出一抹艷紅——軟包“青州”煙。它曾是父親手中的“口糧”,也曾是爺爺口中的“貴東西”;我沒參與到它的前世,卻經歷了它的后生。它的逝去并不久遠,往事亦不隨風。

“益都、沂水、蒙陰、臨朐、安丘等地所出煙草,已在省內外享有名氣。尤以益都為最。因之,青州煙成為山東煙的統稱。”這是蒲松齡在《農桑經》中的記述。自煙草傳入我國不久,青州就成為中國煙草的重要發展地之一,軟包“青州”煙就誕生在這片土地上。

我不是青州人,家在距青州百公里之外的安丘農村。在那個物流極不發達的年代,在村子的商店里常見到兩種“青州貨”,一種是“益都”火柴,一種是軟包“青州”煙。

父親是一位標準的煙民,記憶中軟包“青州”煙一直是他口中的標配。爺爺也抽煙,但一直排斥成品機制卷煙。每次父親送他煙,爺爺總是說“不用抽那貴東西”,然后從腰間抽出銅煙鍋,裝上碎煙末,點上。如果我沒記錯,那“貴東西”當時應該是1.5元/包。

我極喜歡父親抽完煙后的空煙盒,那時我并不明白煙標圖案的具體內容,只是覺得艷紅背景下的兩幅圖案好漂亮,還誤以為其中一幅就是北京天安門和華表。玩紙寶是當時童年中很重要的游戲,我常用兩張“青州”煙盒對折疊成紙寶。疊好的紙寶圖案呈紅色,方方正正的,拿在手中略有彈性感觸,讓人從心里向外透著喜歡。母親也很喜歡“青州”煙盒,她說這款煙盒喜慶,還可以用來為我們兄妹剪“鞋樣子”。

我一直沒學會吸煙,但與“青州”的煙緣卻進一步加深。1998年大學畢業后,我進入青州卷煙廠工作,親眼見證了“青州”煙從制絲到卷制,從包裝到下線的全過程,也了解了“青州”煙的前世歷史。它是青州卷煙廠與世界著名的日本長古川公司長期合作的結晶,創牌于上世紀70年代,在投放市場后,很快行銷全國各地,成為暢銷牌號,曾兩度獲國家優質產品稱號,并被評為消費者信賴的山東產品,是家喻戶曉、人人皆知的名優品牌。

也是在參加工作后,我清楚了“青州”煙的煙標圖案上的真實內容,正面主體圖案取自古城青州范公亭,背面則是青州萬年橋、寶瓶石柱圖案,煙標整體主色調為紅色,典雅古樸而不失喜慶。原來,我當年認為的北京天安門和華表,卻是青州當地的萬年橋和寶瓶石柱。后來,煙標上的“青州”二字由隸體變為毛體,企業所屬地也幾有變化,但煙標整體設計元素一直延續沒變。

我參加工作的二十多年,正是煙草行業改革變遷風起云涌的時期,我見證了行業內的許多重大事件,這其中就有“大市場、大企業、大品牌”中的品牌整合,而“青州”牌號也在其內。根據當時的形勢,2005年年底,“青州”牌號停產。記得那年春節,我專門給父親帶了兩條“青州”煙,說它停產了,今后買不到了。父親“哦”了一聲,半天沒說話,拿過煙默默地用報紙包好,轉身進了屋。

縱觀青州卷煙廠的品牌發展史,“青州”煙在其中的份量位列三甲之內,為青州卷煙廠的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。它的逝去與市場無關,與質量無關,只是隨著歷史的變遷而消逝,留給我們一個響亮的名字,一段永恒的記憶。

來源:青州卷煙廠
相關文章
欧美乱妇高清在线播放-中文字幕国产在线播放-午夜精品影院